歸國人才眼中的“協同創新”③:科技園區魔力之手如何點石成金?

發布時間:2019-07-11

去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指出,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將其上升為國家戰略,而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離不開高水平的區域科技協同創新。

在從世界各國回來的專家學者眼里,有哪些發達地區協同創新經驗,能為推動長三角科技協同創新工作提供借鑒和啟發?

在最新的2018全球創新城市指數排名中,法國巴黎排名第9位。法國這個僅有6700多萬人口的歐洲大國,2018 年GDP總量排名卻是世界第五位。法國圖盧茲市更是協同創新的典范案例,這個不到100萬人口的小城市是空客公司總部所在地,被譽為歐洲航空之都。

上海比昂生物醫藥科技公司董事長兼總裁楊光華2006年在西班牙NAVARRA大學獲得生物化學與基因治療專業博士學位,回國前曾是法國再生與功能醫學研究中心首席科學家。他曾收購3家法國企業,2017年當選為歐洲科學藝術與人文學院院士。

這位在學術界和商業界都作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正在致力于將法國科學界的成功經驗向中國高新技術園區推廣。在他看來,法國協同創新之所以如此成功,與科技園區的高效運行有很大關系。

令人驚嘆的精細化服務模式

楊光華對法國高科技園區的工作效率頗為感慨。一開始,楊光華很看不懂法國的創新體系。“在科技成果轉化中,法國科學家非常省心,他們非常篤定地在實驗室里從事科研工作;而另一邊科技成果產業化如火如荼進行,科學家可以時刻知曉成果轉化的進度。”他說。

“法國知識轉化體系也與中國有很大差別。中國政府扶持創新的力度很大,從上而下的模式,法國政府的政策力度遠不如中國,他們的科技創新立足點在科技園區。”楊光華說,他收購了3家法國高科技企業以后,切身感受到法國科技園區的精細化服務模式。

楊光華收購的一家公司位于法國蒙彼利埃的南太平洋創新中心,這是一個科技創新孵化器,里面都是生物醫藥初創公司,創新中心的平臺上集聚了法國所有生物醫學領域的高級專家。這個孵化器讓楊光華大開眼界。“孵化器幫助園區里每家企業搭建平臺,可以幫助做融資,可以幫助找尋合作企業和相關人才,還能幫助企業做戰略規劃,而我們只需要支付一筆費用不高的傭金就可以。當然這些功能中國很多科技園區也有,但是法國的孵化器更加專業,落地率更高,他們幫你尋找合作企業,實實在在就找來了,非常契合企業的需求。你會覺得他們特別專業,對‘如何幫助企業成長’非常在行。”他說。

在這個過程中,產業界和科學界之間的關系非常密切。楊光華企業中的一個技術人員正在跟隨法國科學院的一位科學家攻讀博士學位,課題就在企業的實驗室內進行,這位博士就讀期間可以獲得企業發放的工資,畢業后可以繼續留在企業服務,所學知識可以快速用到企業研發和生產中。

法國的科技企業規模普遍很小,一般就是5—6個人,但是價值很高,法國的很多科技園區往往只有10多家企業。楊光華表示,對于科技園區來說,確實比較容易進行精細化管理,經常是幾十個服務人員圍繞著10多家企業團團轉。而國內的創業企業數量多,一個科技園區里會有幾百家企業,但服務人員也就是10多個,根本顧不過來,這是很現實的困難。

楊光華認為,目前情況下,中國科技園區可以采取分階段、分批次服務的方法,盡力服務好大量的科技企業。

復制之路已經起航

近期,楊光華準備將法國科技園區的經驗復制到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他說,最近成立的張江細胞產業園將學習法國科技園區的模式,以“醫谷”40萬平方米空間為起點,瞄準中國細胞產業核心區和世界一流細胞產業科技創新中心。到2030年,這里要集聚500家企業,打造500億元規模產值,形成有全球影響力的細胞全產業鏈,并成為國內領先、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細胞原材料、配套裝備研發服務基地。我們要做到只要有技術,來到這里就可以實現創業的夢想,并且有能力把企業做大做強。

“細胞治療技術是目前生物醫藥產業最熱門的領域之一,它融合了基因技術、組織工程、再生醫學等前沿技術,是未來生命健康產業走向的重大趨勢。據預測,CAR-T細胞治療在2028年全球市場規劃將達85億美元,未來的市場空間預計在350億美元到1000億美元之間。但是國內過去沒有相關的專業園區。”楊光華說,這個產業園未來就要復制法國科技園區的成功經驗,將以專業化的模式與國家藥監局全面對接。園區有強大的協調、服務功能,可以有效地幫助中國細胞產業領域的專家進行創業,實現轉化成果一體化申報、一體化服務、一體化生產的理想。在這個過程中不僅找技術專家評審,還要找不同階段的產業專家來把關,而企業只需要支付很少的服務費用。值得一提的是,園區還可以保證后續的土地供應。

“所謂一體化服務,就是包括強大的信息咨詢功能,可以為企業找到合適的人才和合作單位;園區也有強大商業功能,可以為企業快速找到商業投資。而一體化生產就是利用張江高科技園區內生物醫藥公司內部的剩余產能,為初創公司提供研發和生產的服務,實現資源的高效利用,減少初創公司的資金壓力,”楊光華算了一筆賬,張江圍繞整個細胞治療上下游產業鏈的企業在張江科學城超過50家。其中,細胞治療研發企業超過20家,試劑、設備、耗材、細胞培養基等細胞裝備企業超過15家,相關細胞應用評估、基因檢測企業超過15家。當年他創辦的上海比昂生物醫藥公司在張江租了一棟樓,整個裝修和設備投了2000多萬,還不算人力成本和臨床投入。如果按照細胞醫學產業園的模式運轉,研發、臨床等服務分包給其他公司和機構,只要投入1000多萬,可節省大量的資源和時間。

協同創新不是大包大攬

楊光華在國內創辦的生物醫藥企業主要從事細胞工程方面的研究,包括免疫細胞治療癌癥、干細胞臨床治療糖尿病和膝蓋修復等;企業還和中科院在進行人工肝方面的合作研究。

但是楊光華創辦的生物醫藥企業并不在同一個地區,據介紹,研發中心設置在上海,生產基地設置在長三角地區的安徽省,但是民辦醫院放置在浙江省杭州市的桐廬地區。這也是協同創新的一個縮影。長三角分布了大量的高校,重點是要形成創新的源泉。上海有無可比擬的人才優勢,適合發展頭腦經濟,但是地價成本高,所以不適合創辦制造公司,所以把制造公司放在了成本比較低廉的安徽省。浙江大力扶持民辦醫院發展,所以在桐廬創辦了醫院。這種模式也是他們在法國創業方面的合作方法。

在楊光華看來,協同創新的重點是“協同”,一個地區無法做到大包大攬,將所有資源收入囊中。真正的協同是每個地區發揮自己的優勢,讓創新資源有序流動,讓高科技企業如魚得水。

對于未來長三角協同創新工作的推進,楊光華對于上海相關部門也有自己的建議。他覺得上海要在長三角一體化過程中,要有寬廣的胸懷,重點發展研發經濟,要制定有吸引力的人才政策,鼓勵人才落戶,留住頂尖專家級人才,雖然很多企業的生產基地在外地,但是大腦都在上海。

(來源:上海科技報)

分享到: